主页 > 社会新闻 >
?【散文】冬到冷坪山_情感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8-19 06:19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散文】冬到冷坪山

冬到冷坪山

杨昌文

元旦那天,一场大雪把县城盖了个严严实实,远山不见,近树不见了,只见行上双手插在裤兜里的路人和如蜗牛爬行的汽车。几个突发神经的朋友提出想去冷坪山看雪景。冷坪山我并不陌生,它是的主峰海拔约1300多米,是县城周边海拔最高的山.山顶较为平坦,冷屏山称奇和让人流连忘返的还不是她的高和平坦的地势,而是在冷屏山南面的山顶上大大小小的近1000亩石林。这是黔东南难得的,也是目前发现的唯一的天然石林景观。几个朋友说:“现在县城的雪都这么大,上面更会不一般。的确值得去一趟。”

带上相机,一行人踏着雪从风水岭的上山小路艰难地而行。一路上除了脚踩在雪上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和风吹树上的冰凌掉落砸在地上的声音在也听不到其它声音。路上经过两个村庄,只听到两声狗叫的声音,但没看到狗的影子。估计哪些狗正卷缩在火坑边取暖吧。真正感受到了“千山鸟飞绝”的意境。尽管雪很大,天气也很冷,但没有“万径人踪灭”的情况。闲不住的山民仍各忙各的事,他们很早起来做事了,小径上的雪地上残留着歪歪斜斜的足印,有的路段还被踩得露出了泥土。

越往上走感到越冷,一口气呼出来,马上就形成一团雾气散开来。沿路上的树和荒草都被一层冰包裹着,像一棵棵迷人的冰棒。田里收割后留下的草垛和菜地里的白菜被雪覆盖着,如一个个锥形的白塔,一些枯枝和枯叶掉在上面,有疏有密,形成一定的过渡像一幅山水田园的装饰画,装点着大自然的风景。

不久,我们终于来到了山顶,只见矗立在山上的大大小小的形状各异的石头都被一层透明的光滑的冰包裹着,如一块块巨大的冰糕。这些石头就像种植在草地上长出来的庄稼似的有模有样。关于这片石林,当地流传着一个神奇的传说:相传当年张三丰真人夜里赶着一批石头要到重安江去准备拦一个河堤,把水圈到周家山这边来用。当地的土地公公知道后,担心把重安江的水引过来后,如果控制不好会毁了周家山几百亩的良田。于是土地公公在晚上学公鸡提前叫了起来。正在冷坪山上赶石头的张三丰以为天要亮了,就把石头放在了山上,形成了冷坪上形状各异的石头样。事后,张三丰有些疑惑。昨天的鸡怎么叫得这样早呢?一打听才知道是土地公公捣的鬼。于是找到土地公公,一巴掌把土地公公扇到周家山对面的红岩山壁上,如今,依稀还可以看到红岩山壁上一个土地公公的形状。

站在山顶上,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大家打了个哆嗦,冷、冷、还是冷。望着这寂静的荒野,我想起那年春天里春游的事来。那是五一过后的一个星期天我带着学生来冷平山开展课外活动,那时山上开满了各种各样野草和野花,许多叫不出名字的昆虫在山上野花间飞来飞去,鸟儿则在石林间来回穿梭,飞累了就落在石头上休息。班团委早做好了安排,于是我们在山顶较平坦的地方开展了排球、足球、套竹圈等活动。还玩起了老鹰捉小鸡游戏,我这只鸡妈妈的羽毛还被撕掉了一截。尽管太阳很大,但上面的风也不小,阳光都被吹凉了,打闹声、欢呼声和歌声让这个寂静的荒原热闹了一阵子。今天这里却变成了雪的世界。没有绿草,没有野花甚至没有生命。突然我看到雪地上有几个鸟儿走过的脚印,脚印在坡上的雪地里饶了一圈然后消失在远方的荒野中。这只鸟儿可能曾来过这里觅食过,它们是有记忆的,昨天可能还想来这里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一只虫子或几粒草籽。但它失望了,看来今天它要挨饿了,甚至还不知道它能不能等到春天的到来。我又想起山上那口清凉甘甜的水井来,于是来到井边一看,令人惊奇的是在这么高冷的地方水井里的水竟没被冻着。出水处的井水正源源不断地往外流淌,但流出来的水淌了不远不远便结成了冰。更令人惊奇的是,在出水处的旁边有几只虾正悠闲的在游泳。我一阵激动,于是伸手到水里想捉一只,小虾一弹便藏到沙粒里去了。我觉得水好像有是温的,其实,这是一种错觉。从科学的方面来说,主要是处在地底下的水受地面上气温变化的影响很小。夏天的井水同冬天 的井水,其温度的变化,最多在3~4度之间。而地面上,夏冬的温度变化很大了。冬天,地面上的温度降得很低,而变化不大的井水,要比地面上的空气的温度高得多了,所以我们一摸上去,觉得是暖暖的。反过来,到了夏天,地面上的温度升得很高的时候,而井水却要比地面上空气的温度低得多了,所以我们一摸上去,觉得凉凉的。所以井水总会给人冬暖夏凉的感觉。于是人们以为冬天井水温度比夏天的高,其实正好相反。如果用温度计分别测量冬天和夏天的井水的温度,人们会发现冬天的比夏天还低3-4℃。这是怎么一回事呢?人们感觉井水冬暖夏凉,是相对于当时地面上的温度来说的。炎热的夏天,地球表面直接受太阳的照射和气流的影响,温度升高很快。而地下的泥土只能通过上层泥土从大气中吸热,由于泥土传热很慢,因此地下深处的温度要比地面的温度低,所以井水的温度比地面上的温度低。假如把井水提到地面上,就觉得特别凉。寒冷的冬天,地面上的温度降低很快,常在0℃以下。由于地下深处的泥土不能直接向空气中散热,因此地下温度变化不大,井水的温度就比地面上高。这时把水提到地面上,就觉得比较热。

把手从水井拿出来后,我赶快把手擦干,然后把手放进裤兜里,以免被冻坏。由于在雪地里呆得有些久了,脚感到越来越僵。我们就在山顶的平地上跑步来取暖。

天不早了,我们就按原路返回。再次经过小鸟的足印旁时,我不禁为它们担忧起来。春天还那么远,它们等得到吗?

图片来源:网络